中文 ENGLISH 

 

拓臻传媒> 居安青年说> 详细内容

影评丨匠活传承 黄土之音
作者:刘佳琪  编辑:居安青年说  发布时间:2016/05/30 22:22:20  阅读次数:  

最开始对于《百鸟朝凤》的了解是来自该电影制片人的一跪,他恳求院线经理在接下来的周末为吴天明导演的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场次,之前该作品在电影院的排片率仅只有1%。其实电影讲述的内容很简单,没有波澜壮阔的剧情和峰回路转的悬念。就是一个唢呐匠人的故事,一个文化走向消亡的故事。

 

唢呐师傅焦三爷把自己当学徒时用的第一把唢呐传给徒弟游天鸣的时候就说了:“咱们唢呐也是匠活儿,是匠活儿,就得有人把责任负起来。”那时还是小孩子的游天鸣听了这话直掉眼泪,也不知道是真正听懂了师傅的意思,还是因为能够开始学习唢呐而高兴。总之,他做到了,在焦三爷的徒弟中,只有他拿着一把唢呐从头到尾都没有放手。当“焦家班”改名为“游家班”的那一天起,他一直信守着对师傅的承诺,肩负着匠人的责任。当身边人劝说他另谋生计或是对他责怪时,游天鸣并不过多的解释什么,只有一句“我对师傅发过誓的”,简单而坚定。唢呐吹出的黄土之音并不是来自嘴里,而是身为一个匠人的骨头缝儿里,这是一份坚守。

 

《百鸟朝凤》中体现的更为淋漓尽致的是现实,真实的现实。游天鸣的父亲,他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唢呐人,但是没有师傅教他,于是他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游天鸣身上。影片的开头就讲了游天鸣的父亲反复低三下四的哀求焦三爷收下自己儿子,还因为他没有完成师傅的考验而教训他。反复地跟邻居炫耀自己的儿子学唢呐,并以此为荣。可后来呢?父亲对游天鸣说:“还留着这些破玩意儿(唢呐)干啥呀,还不赶紧找份儿事儿干?”在旧时代,婚丧必须请来唢呐匠,行谢师礼。唢呐匠有权决定哪些人德高望重,当得起一支“百鸟朝凤”。无双镇的人吹牛都以听过焦三爷吹的《百鸟朝凤》开头,后来就连普通的红白喜事儿都不再请唢呐人了。天鸣的师兄弟们都放下了唢呐,纷纷外出打工养家糊口,这也并不怪他们,如果连饭都吃不饱,谁又愿意吹唢呐呢。

 

文化传承是本片所传达的重中之重,其意义早已大于电影本身。当新一代游家班兴起的时候,西洋乐器已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里,无双镇的生活习惯和娱乐方式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婚丧礼乐都不再需要唢呐了。或是出于人性的好奇,大家都一片倒地涌向新事物,今天的我们或多或少也都在无形中做了传统文化走向消亡的助推器。传统文化受到现代潮流的巨大冲击和挑战,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但二者并不是对立关系,因为这种对立并没有任何意义,没有谁都谁错这一说。冲击是必然的,时代的更迭也是无法避免的,重要的是我们是否愿意给匠活的传承和匠人精神一个机会,不要让祖祖辈辈一代一代传下的东西在我们这代断了根,任何一门世代相传的手艺,都需要坚持。

 

电影中的焦三爷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无奈地对天鸣说“唢呐是吹给我们自己听的”。当焦三爷给火村村长吹百鸟朝凤时鲜血从唢呐口流出来的那一刻,是他对这门匠活儿的最后一点坚持。当天鸣在城墙上看见吹着唢呐的老匠人如乞丐一般需要靠路人的施舍才能过活,这一幕不知是否会成为天鸣心里压倒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电影的最后是游天鸣独自在师傅的坟前用唢呐吹着百鸟朝凤送他上路,故事的收场也充斥着满满的悲剧色彩。之后游天鸣的何去何从电影并没有交代,他是否会和师兄弟一样另谋生路还是会在无双镇将游家班发扬光大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起码在当下这一刻,他答应师傅的事从未食言,在最难的日子里,依然坚守。

 

 


 
关闭窗口



微博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Xi'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文苑南路1号91#信箱 邮编:710128 电话: 029-85319624 传真:029-85319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