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拓臻传媒> 译新社> 详细内容

世界需要调查性记者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15/12/19 23:28:00  阅读次数:  

记者顶着巨大的风险,但是为公众带来最有价值的回报。

上周在挪威利勒哈默尔的一个黑暗的大会议上,三位调查记者坐在舒适的椅子上,一切事情似乎却显得有些烦躁。但他们仍冒着有可能被监禁,殴打,甚至被谋杀的风险,去报道某些政府和强大企业不为人知的事实。


代理人, Khadija Ismayilova,是坐在这里的第四个记者。由于揭露盗贼统治一样掠夺公共财政的阿塞拜疆统治家族而服刑七年半。Ismayilova原本有机会逃跑,但是选择了不回去也不逃跑。


全球新闻调查会议


来自121个国家的900多个的调查性记者出席了10月7-11第九届全球新闻调查会议,他们依旧冒着讲事实却要受惩罚的危险。面对危险的不只是他们,而是我们每一个人珍视自由的人。


世界各地的专制政权和强大企业租买政客去骚扰,威胁,监禁,甚至谋杀那些掌握其秘密的记者。自2010年来仅在墨西哥就有20名记者因此死亡。


布朗对马来西亚的报道


小组成员之一,克莱尔·鲁卡斯特·布朗,在她伦敦的公寓里写到关于被破坏在马来西亚沙捞越地区,那是她小时候居住的地方。她劳动,但却没有收入。她告诉我,因为她揭露了很多事情的滥用以及公共资金如何被注入到总理纳吉布Raza的个人银行账户,吉隆坡政府希望国际刑警组织在伦敦逮捕她并引渡回国。政府的初步请求被拒绝了,但新的请求正在等待受理中。


布朗试图保持沉默状态,接受我的采访时,她坐立不安,当她谈到了她的一个沙捞越人的命运时,她努力地让她的声音变得平和:他被密封在水泥油桶,这是常见的有组织犯罪杀人技术。显然她担心她和吉隆坡6500英里的距离可能不足以让她活着。


戴维:创造新闻调查的基础设施


三十年来,卡普兰·E·戴维是美国最优秀的调查性记者之一。现在,作为全球调查性新闻网的行政主管,他说他的工作是为调查性新闻事业的繁荣“创造基础设施”


他告诉我:“尽管我们这个领域的障碍和威胁在不断增长,但我们在牵手世界各地的记者,尤其是那些做电脑辅助报道的人。我们正在传播一种病毒,一种优秀的病毒,一种将来自亚洲、拉丁美洲、非洲和北半球富裕国家的调查性新闻工作者聚集在一起的病毒。”


在一个低于500000美元每年的预算中,希洪已经帮助记者提高技能,揭露出大量的环球企业与极端政策之间的勾结和盗贼统治。


卡普兰特别为在巴西2013年会议中培训中的乌克兰记者感到自豪。当他们听说文件显示前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所盗走的财富被扔进他官邸附近湖里时,他们立即拨打了潜水员的电话。随着新闻的报道和分析,其结果是亚努科维奇湖中的国家项目,200个文件夹中的文件的在线数据得到恢复。


美国、加拿大、西欧和一些其他国家认为理所当然的新闻自由,对于世界多数国家而言,不如说是一个梦想。


全球调查性新闻网络是植根于调查记者和编辑(或者简称IRE)众多新闻组织中的一个,我很荣幸的在2012至2014年期间担任IRE的董事长。1976年,在IRE的演讲者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记者东·波利斯被他所调查的犯罪团伙谋杀后的五天,IRE举行了第一次会议。


IRE的前首席运营官和丹麦记者尼尔斯·马尔瓦德决定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调查性记者,以便看看有多少人会参加,从此,全球网络就开启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专攻网络辅助报道,约有300人在2001年去到了哥本哈根。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调查性报道是一个职业——就像护士、教师或者神职人员。然而就像所有重要的工作一样,它需要花钱。世界各地大多数独立的调查性新闻记者通过自己发行以及找到资金支持,从申请授权到出售以及广告来维持运行。


但是正如全球亮光奖的12位最终人选所表示的那样,就公共利益而言,明智的花费一小部分钱,就能取得很大的成效。两个胜利者是组织犯罪与贪腐报道项目“罪恶的联盟”,他们曝光了黑山秘密政党以及巴西《Gazeta do Povo》报纸的“灰烬帝国”,还有烟草走私和南美的组织犯罪。


安哥拉记者拉斐尔·德莫瑞斯在“阳光”下曝光了体制内的腐败,其中包括石油公司、政府官员和作为纽带的工厂之间的相互关系。为此,他被判为“恶意谴责”罪的重罪犯——或者其他人称为的事实报道。


会议上的许多记者说出了他们关心但并不是事实的事,或者被看作活动家。然而当我提出是否有一线光明这个问题时,得莫利斯仿佛有一些怒意,也许是他处于对调查报道和活动家之间的困惑边缘


他说,“在这个方面,保护新闻自由的法律是不相关的,因为在安哥拉,政府只按照自己所选择的去做,”这与其他许多国家记者的怨气是呼应的。“在非洲,由于人们怯于去做正确的事,本质上我们就是在让罪犯们去掌权。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地方,出版文章就意味着是社会活动的行为。”


他说的确实很对,通过重新启动虚构的犯罪,埃及政府将阿拉伯半岛新闻电视台的三名记者监禁了400天,直到上个月才得以释放。赦免状已经发给了法赫米·穆罕默德和巴赫尔·穆罕默德:彼得·格瑞斯特至今没有赦免。


美国、加拿大、西欧和其他一些国家认为理所应当的新闻自由,对于世界大多数国家而言,不如说是一个梦想——而对于尽可能残忍的关押、偷窃和压制事实以求便利的政权而言是个噩梦。他们知道他们的权力建立在掌控事实之上。如果我们想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就需要去保护强健的、进步的和严肃的新闻。


译自:半岛美国网站

作者:David CayJohnston

翻译:赵千瑶 陈蓉

声明

此平台为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自媒体编译实践平台所译文章仅作学术交流和业务探讨,无任何商业用途,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来自“西外译新社”。


 
关闭窗口



微博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Xi'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文苑南路1号91#信箱 邮编:710128 电话: 029-85319624 传真:029-85319613